人間正道是滄桑

楊瀾訪談錄

攜程“曲線”跟隨預訂_蜘蛛資訊網

愛上小男人

    

2020年8月6日,Booking(NASDAQ; BKNG)發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財務報告。一個多月後的9月25日,攜程旅行網(納斯達克股票代碼:TCOM)公布了第二季度業績。

2019年,攜程、Booking交易金額分別為1280億美元、964億美元。比較14歲少年手機被奪後將爺爺殺害_蜘蛛資訊網兩大國際OTA(在線旅行)巨頭在疫情衝擊下的業績表現,獲得的觀感是——主要收入來自中國大陸,由於疫情得到控製,攜程的至暗時刻已經過去;其它國家控製疫情的節奏要“慢半拍”,Booking業績何時觸底反彈是個未知數。

大洗牌

疫情石評大財經_蜘蛛資訊網防控的核心是嚴控人員流動和聚集,與出行產業天然相悖。

與電影、民航、汽車製造相比,出行產業形態極為豐富。目前國內商務出行、周邊遊、自然風景遊已確立複蘇態勢,出境遊、跟團遊則遙遙無期。

在線旅行平台是“大出行”領域的總上遊。商務、探親、休閑類出行相關的住宿、機票預訂業務量反應出各國家和地區的疫情控製效果。

攜程營收主要來自國內,Booking的營收更加全球化。

攜程財報將營收分為酒店預訂、交通票、跟團遊、公司出行及其它五個部分。其中住宿、交通票是拉動整體業績的“轅馬”。2019年,這兩項業務營收分別為135億和140億,合計占集團淨營收的77%。

受疫情影響,2020年Q1住宿、交通票業務營收同比分別下降61.7%和28.7%,集團整體收入下降42.1%。交通票降幅小因為最嚴格的出行禁令是一月末到三月初,實施了僅一個月,而中國人一季度回家探親、返程複工是剛需。

到了二季度,住宿、交通票業務收入分別下降63.2%和66.2%,集團整體收入下降63.7%。出行剛需減少,到外地動輒被隔離14天,非極度必要的出行全部取消。

二季度是“至暗時刻”,三季度複蘇跡象隨處可見。最近頻繁往返貴州、杭州、上海,所乘航班上座率者非常高。

Booking是一家“專注的巨頭”,幾乎全部收入來自住宿業務。2019年完成住宿預訂8.45億間夜,而機票預訂僅700萬張(營收占比小到可以忽略)。

從下圖可以看到,2020年一季度Booking預訂間夜數為1.24億、同比下降42.9%。同期攜程住宿業務收入下降61.7%(攜程沒有披露間夜數)。“18.8個百分點”反映出國內、國際對疫情嚴重性的判斷及應對力度上的差距。

到了二季度,Booking住宿業務急轉直下,間夜數2800萬,同比下降86.9%。

Booking將業務分為經紀、直營和廣告三大塊,其中廣告業務占比不超過10%。

2020年Q1,住宿業務間夜數下降42.9%。其中,經紀業務收入隻下降26.9%,直營業務收入還漲了9.3%,看來Booking采取“丟卒保車”策略,丟經紀保直營,經紀業務隻又丟傭金低的保傭金高的。

到了二季度,Booking終於繃不住了,經紀、直營收入分別斷崖式下跌74.5%、86.3%。

由於疫情期間業績表現不同(大背景是中國先於其它國家控製住局麵),攜程大幅拉近了與Booking的營收差距。2019年Q2,攜程、Booking營收分別為87億、270億(人民幣),攜程相當於Booking的32.2%;2020年Q1,受疫情衝擊更大的攜程營收上比跌破30%,2019年Q1這個比例家有兒女_蜘蛛資訊網曾達41.1%;2020年Q2出現戲劇性逆轉,攜程、Booking營收分別為32億、44億,攜程營收首次超過Booking的七成、在71.6%。#2020年中國G假麵騎士空我_蜘蛛資訊網DP也有可能首次超過美國的70%#

經曆過“非典”的攜程提出“回暖——複蘇——反彈”模型:疫情開始緩解時,行業將開始回暖;新增確診病例數為0,行業將進入複蘇通道;在疫後第一個重點出行時令,例如“十一黃金周”,將出現“報複性反彈”。

國內業務觸底回升,攜程又把眼光投向國際市場。在二季度業績說明會上,梁建章說“許多(國家)市場已經趨穩並從4月的低點開始反彈。借鑒中國市場的複蘇經驗,攜程在海外開展了一係列活動推廣本地化的旅遊產品。在過去兩個月中,海外市場的本土酒店預訂量同比增長一倍以上。”

疫情是全人類的災難,正如二次世界大戰,但災難也是“洗牌”。

誰“繃不住”了

1)攜程

用藍色折線代表毛利潤(率)、彩色堆疊柱代表費用(率)。除非天災人禍,績優股攜程的藍色總是能“淹沒”彩色。比如2019年Q2,毛利潤為69億,產品、市場、行政費用分別為17億、14億、19億,費用合計為56億;毛利潤率為79%、各項費用率合計為63%。

2020年前兩季,攜程麵臨的壓力越來越大。一季度毛利潤跌到35億、費用合計50億;二季度費用被壓縮至30億、毛利潤則進一步跌到23億。二季度營收同比下降63.7%,各項費用率合計升至94%,隻比2019年Q2高30個百分點,足見攜程壓為降費用付出的努力。

攜程Q2業績說明會上,CFO王肖璠預計Q3運營利潤為12億~13億(不計股權激勵成本),按這個趨勢2020財年攜程運營利潤可能為正。

2)Booking

Booking沒有區別成本、費用。也就是說,沒告訴投資人如何計算毛利潤(通用會計準則沒有要求披露毛利潤)。

2019年Q2,Booking營收39億美元,各項成本、費用合計26億美元,占營收的68%;2020年Q1,營收驟降至23億美元,成本、費用合計21億美元,占營收的91%,距離虧損僅一步之遙。由於中國更早受疫情影響並實施“封城”,攜程已經陷入虧損。

2020年Q2,Booking營收進一步跌到6.3億美元;人力成本基本無法壓縮,營銷及銷售費用被砍掉四分之三,行政費用砍掉二分之一;成本、費用合計11億美元,相當於營收的171%(攜程的這個比例央視春晚盒飯曝光_蜘蛛資訊網是94%)。#Booking終於“繃不住”了#

攜程的至暗時刻是2020年Q2,現已進入上行通道。Booking還處在下行通道,或許明年Q1之後才能出現轉機。

攜程的估值“修複”

2020年9月24日,攜程收盤價27.75美元,對應市值164億,相當於2020年第一周收盤價的75%。進入2020年,Booking累計下跌21%,表現出更大的抗跌性。

2020年初,攜程市值相當於Booking的23.8%,目前這個比例略微升及24.6%。

2019年,Booking營收達150億美元,約為攜程的3倍,領先優勢逐步縮小。Booking收入中有38.3億美元來自直營,假設剔驅動精靈_蜘蛛資訊網除這部分收入,其收入約為攜程的2.2倍。

Booking市值4倍於攜程,主要原因不是營收規模,而是盈利能力。2019年,Booking淨利潤達48.7億美元,約為攜程的4.8倍。

Booking效益好的重要原因是海外酒店與OTA的配合度高。中國酒店出於“小算盤“,不願一根網線把房源信息拱手讓給OTA,攜程要動用2萬線下人員,一家一家地與酒店核對房源和入住情況。連綿不絕的價格戰和補貼戰,又使傭金收入上不去。當年去哪兒網”橫行“時,中國OTA曾陷入全行業虧損。去哪兒網被“收拾”了,又崛起了美團,行業環境改善不多。

無論如何,攜程正從疫情影響中恢複,Booking卻充滿未知,兩者市值的比例幾乎沒有變化,在相當程度上折射出投資者對Booking的“偏袒”。

海外資本市場從骨子裏喜歡專注的公司。假如波音去造電動車,股價一定大跌,盡管以波音的技術極有可能造出比特斯拉強的電動車。

Booking幾乎隻做一件事——酒店預訂。2019年,Booking酒店預訂間夜數達8.45億,同比增長11.2%。機票業務是Booking係列並購的“遺留問題”,2019年預訂張數僅700萬張,同比零增長。

中國消費者偏好大而全的“一站式服務”。如果OTA不能兼顧酒店、機票、景點門票預訂,用戶鐵定會流失。當年藝龍想學Booking,集中資源、專攻酒店預訂,最終敗下陣來被攜程收購。

2018年7月在Booking總部,首席營銷官Pepijin Rijvers對筆者說:“中國的電子商務跟其他國家很不一樣。許多國家的電子商務是搜索導向的。而攜程、美團、天貓/淘寶、京東都是需求導向平台。這也使得快猫官网有了更多的想法,即逐步成長為一個全麵化的平台,使得顧客可以在快猫app官网入口的平台上預訂各種產品。“

假如回到大中華區資本市場(如香港),攜程“一站式服務”將獲得投資者更多認可,估值應該會得到修複。

#想和本文作者Eastland一樣,成為公司價值分析高手嗎?

點擊下方圖片,即刻訂閱Eastland的最新專欄《打開財報的4把鑰匙》。

該專欄將用30 新經濟公司(美團、茅台、阿裏、小米、騰訊等)最新財報資料,講透營收、利潤、資產、現金流4個決定公司價值的指標,教你認清企業真正價值,做出更有把握的投資決策。

或即刻加入Pro會員,一鍵解鎖18 行業一線專家打造精品專欄、100 明星公司深度案例複盤、1000 上市公司動態實時研判,更有定期線上線下分享福利!

當前文章:http://www.oil158.com/mm6/m8g89ss.htm

發布時間:08:43:05

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